首页 >新闻中心 >微阅读 >正文

别人拆迁一夜暴富 我家拆迁一夜回到解放前!

文章来源:郑州地产 2019年08月19日 10:47

分享到:

报名即享好房网独家优惠,一对一专属服务

好房QQ群:305855590 好房热线:400-618-8686 微博:@河南好房网

  七月的郑州,大街小巷处处是“挖沟、挖沟、挖沟”,围挡上涂满了“中国梦”主题画。

  而在我的老家,豫东的一个小县城,比天儿更热的是人们找房子搬家的焦灼……是的,是“人们”,不是一个人两个人,不是一家两家,整个县城几乎都要拆迁了。当然,我爸妈的房子也要被拆了,这是我活了三十多年从没做过的梦——我竟然成了“拆二代”!

  如果是在郑州,听说我成为“拆二代”,你肯定会恭喜我、羡慕我、花椒我对吧?但是,我老家那可是十八线小县城,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,拆迁意味着什么,我想,每一位有老家的人都懂。

  拆迁意味着,独栋带院别墅秒变高层电梯房;

  拆迁意味着,做了几十年的小本生意说没有就没有了;

  拆迁意味着,端着饭碗儿互相串门的老邻居可能因为赔偿问题撕破脸;

  拆迁意味着,有强拆、有上访、有冲突;

  拆迁意味着,关于老家的记忆再也找不回来了……

  别了,我的独栋带院别墅

  老家的亲戚邻居们,最近都在搬家,搬走前大多会仔仔细细地给自己的家拍拍照,发发朋友圈,喊一声“别了,我的独栋带院别墅”。

  我们县城经济发展较为落后,支柱产业不多,房地产业最近十年才逐渐兴起。整个县城比较成熟、有规划的多层小区就那么三五个,除此之外,大部分人都是在自家宅基地上盖的小洋楼。

  盖的较早的一批,各种配套设施还没及时跟上,可能离“别墅”的要求有点远。但最近几年盖起的这些小独栋,卫生间、抽水马桶、空调、热水器、抽油烟机等等一应俱全,挑高的一楼客厅配上绚丽的水晶大吊灯、再加上气派的旋转楼梯和透亮的270度落地窗、还有种满果树或花花草草的院子,那可是真真跟别墅没差呀。

  我爸妈的房子也是近几年才翻新的,两层小楼盖下来花了三十多万,还没好好装修呢,就要被拆了。“咱家还是第一批,谁让咱离四大湖改造区近类?”我爸心疼得夜夜睡不安稳,血压忽高忽低。据我爸描述,四大湖改造力度可大啦,要把我们县城现在的四个臭水湖连在一起,打造成风景区,“到那时候,咱县也算有个像样儿的公园了,你说我弄点游船放进去,靠卖船票养老,中不中?”老爷子也算对未来有点憧憬了。

  “爸,有坐着卖票收钱的好事儿能轮到咱来干?!甭做梦了。你知道这四大湖的规划几年能完成不?”我老公打击他。

  老爷子摆摆手,“那不知道,你说得几年?政府说可快。”

  “我看政府拆迁是可快,你还是赶紧找房子住吧。二栓哥家在地里盖的房子空着呢,就是原来养鸡那个院,你去不?”我哥已经替他张罗好了。

  “我不去那儿的话,能去哪儿,就是可惜我这院子和新房了,这辈子再也住不上这么好的房喽----!”我爸一声长叹。

  按照拆迁赔偿标准,我家这种在原有住房基础上翻新再建的,在赔偿中不算吃亏,至少算是换回了几套房子,安置期间也有一定的安置生活费。

  好好的裁缝铺,说没就没了

  表妹家是前年在新买的宅基地上新建的楼房,这种最吃亏,因为只按院子面积的二分之一给你兑换房子,其他建筑嘛,再多也是只赔你一点钱。

  “盖房子时,一点儿风声也没听说呀,不然谁花几十万盖楼。房子还没暖热呢,就要给拆喽,我真想去上访。”表妹一肚子苦水,给我打电话时哭过好几次。

  我还清楚地记得,去年暑假带孩子回去玩时,在表妹家院子里吃烧烤的惬意场景。那时,夏夜微风,星光点点,蝉鸣鸟叫,孩子们满院子跑着捉爬叉……

  “结婚十来年,累死累活攒的钱都盖房了,算下来,这赔偿款刚够我的盖房钱,白忙活一场。我*,不是所拆迁都能一夜暴富吗?为啥我家是一夜回到解放前?”妹夫喝着啤酒,骂骂咧咧。

  “你说,光拆房没占到便宜也就算了,家里唯一的生意也被拆没了。我妈传给我的裁缝铺,我咋也没想到,会在我手里断了啊。”表妹说着,又想抹眼泪儿。

  “拆迁归拆迁,你找个新的店铺,接着干呗。”我连忙劝她。

  “姐,你这是离得远、压根就没放自己身上想事儿,你想啊,整个县城拆得七零八散的,我原来店里的顾客,主要也就是咱这附近的住家户,大家都分散到城外去租房了,去哪儿找地方干生意啊。”

  “那你就这点儿做衣服的手艺,不开店,一家人坐吃山空,也不中啊。”我开始替她着急。

  “肯定不能坐家里吃那一点赔款,老人孩子一大家人都等着养呢。我寻摸着去县里的服装厂去看看,虽说效益不咋好,一个月就两三千,也比没有强。我老公找不到合适的活儿,可能会出去打工。”

  邻里吵、儿子闹,二大爷气得要上吊

  二大爷家跟我家一个胡同,姓冯。今年六十八了。

  他爱喝酒,一日三餐,顿顿离不了酒,所以每次见他,脸都是黝红黝红的,孩子们见到他更像是老鼠遇到猫,躲着走,害怕得很。

  “自从开始拆迁,派出所类来他家两回了。”我爸撇了撇嘴。

  “第一回,是因为房子滴水问题和出路问题跟他西边的老张家吵,老张家愣是翻出了文革时的一张地契,说你二大爷家现在的院墙占了他家的地,让拆迁量房的人给他计算上。你二大爷是会认的主儿吗,当然不依。连吵带骂,惊动了警察。两家现在彻底不来往了,以前可是天天混在一张麻将桌上的人啊,谁能想到有这一天?!”

  “这第二回,是窝里斗,谁让你二大爷儿子多呢,三个儿子都盯着他的赔偿款和房。老大来请,‘爹,去俺家住吧,恁大孙子可想你了。’你二大爷不去。老二媳妇也来了,‘爸,给你收拾了一间新屋,还装了空调,俺小区不拆迁,你跟俺去住吧。’你二大爷还是不去。老三最猴儿,哄着你二大爷出去旅游,回来直接拉他家去了。大半夜的,你二大爷非要回家,老三两口不同意,最后逼得你二大爷报警了,坐着警车才算回到家。”哎,说好的儿子多了福也多呢!

  后来,经常听二大爷在院子里破口大骂:“兔崽子,我哪儿也不去,房子拆了我就去安置区租房住,谁再来刺挠我,我就上吊给你们看!”

  “这老爷子,八成儿又喝多了。”路过的人,笑着摇摇头。

  传说中的强拆,一点儿也不好看

  “强拆了,强拆了。”

  “县委书记、县长都来了。”

  “大钩机硬往里开呀。”

  “那谁家的大闺女,被抬出来三回了,衣裳都给扯烂了。”

  前几日,老家亲戚群里,亲戚们你一言我一语,还有人现场发回来视频。

  “以前,看电视上,人家演的强拆啥的,没啥感觉。这回在自己身边儿,才发现一点也不好看,可想冲进去干点啥,但是又啥也干不了。”

  “胳膊拧不过大腿呀,当官的光说会好好跟姓李的这一家谈,但是钩机就没停过呀。”

  “他家一直不搬,眼睁睁地看着钩机把冰箱、空调、电视机、窗帘、衣柜都砸里面了,现在路过那里,还能看见屋里一片狼藉、窗帘在那儿晃晃悠悠,哎。”

  “他家是因为政府原来说好的二楼也能按同等面积赔房子,现在突然变卦不算数了,分分钟一两套房没了,叫谁都生气,但是,也没闹出啥结果啊!”

  “当官的走了之后,李家的大闺女,上过几年学吧,在朋友圈里写了很长一段话,说自己住了一辈子的家没了,说老百姓多么脆弱无力等等,看了可感人啦,这拆迁生生把没啥文化的人都逼成了作家。”

  后来,听说这强拆也不了了之了,跟李家有类似情况的几家,没过两天就主动去赔偿协议上签了字。

  我梦想过去外太空旅行,幻想过移民国外,就是没想到:有一天我也会跟“拆迁”扯上关系。

  我看到过拆迁一夜暴富的新闻,也遇到过拆迁上访的白条幅,就是没想到:有一天我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……

※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好房网观点,好房网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尽快处理。好房网所转载的内容,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。

热门评论

热门标签

快速入口